新浪新闻客户端

中尼外长会晤:将加快项目进展 把铁路修到加德满都

中尼外长会晤:将加快项目进展 把铁路修到加德满都
2022年03月28日 11:32 环球网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原标题:把铁路修到加德满都,加快!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是南亚内陆国,被中国和印度“夹”在中间,还是个“山地国家”,可以想象交通多么不便。

  中国驻尼泊尔前大使曾序勇曾以亲历者身份撰文回忆:1973年,时任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在北京会见毛泽东主席时,表示希望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关系。毛主席回应说,中国将修建通往拉萨的青藏铁路,最终会通到加德满都。

  疫情之后进度被拖慢的中尼跨境铁路,近日迎来一针“强心剂”。

  3月2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加德满都同尼泊尔外长卡德加举行会谈。王毅强调,中方支持尼更加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愿加快推进重点合作项目,“特别是推进中尼跨境铁路项目,建设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

  中尼外长一致认为,中尼跨境铁路项目得益于双方领导人的擘画,承载着两国人民的美好期待,要致力于实现两国老一辈领导人把铁路修到加德满都的夙愿,使喜马拉雅山脉成为两国团结合作的纽带和世代友好的象征。

  谋划中的中尼铁路通道从佩枯错南向可经尼、印铁路网抵达孟加拉湾,西向可经新疆直通中亚、欧洲,是兼具“带”“路”功能的交通纽带。图自@中国铁建

  中尼铁路不仅海拔高,项目难度更是顶到同类工程“天花板”。中国专家曾表示,修建该铁路必须通过喜马拉雅山,因此需要修筑一条很长、通过喜马拉雅山的隧道。中方前几年提交的第一份可行性评估报告中,提到了六大地质问题和潜在地震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而且新冠疫情来临后,项目进度被拖慢,中方一度只能用遥感方式进行可行性研究,实地研究进度落后。

  此外,中尼铁路还受到地缘政治操弄的影响。尼泊尔被中印“夹在中间”,与北方邻国的交通项目自然引起印度的不满。美国官员更是挑唆尼泊尔关注“本国利益”,污蔑中方“动机不纯”。

  尽管困难重重,但把铁路铺到喜马拉雅山,中尼是认真的。王毅外长访尼,与尼方官员签署了9项合作文件,其中两项就与这条备受两国重视的铁路有关。

    缘起:超前谋划,积累经验

  根据规划,中尼铁路中国境内段线路位于西藏自治区内,东起拉日铁路日喀则西站,向西经萨迦县,穿越仲拉山至定日县,沿朋曲、门曲河谷至佩枯错后穿越喜马拉雅山支脉马拉山至吉隆镇,设铁路口岸站,后取直至国界,预留向加德满都延伸条件。

图片放大图片放大

  尼泊尔早想与中国建立铁路联系。据《加德满都邮报》,早在2006年青藏铁路建成后,尼泊尔就提出了有关希望。2014年铁路通到日喀则,尼泊尔官员觉得“十分接近了”。2014年7月,青藏铁路延伸到日喀则,离尼泊尔更近了。

  2015年,印度又对尼泊尔实施石油禁运,尼方向中国求助,但陆路运输运力有限,更加深了尼泊尔对运输量巨大的中尼铁路的渴望。

  2016年3月,奥利对中国进行访问期间,尼泊尔铁路建设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双方同意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进重大项目实施,双方政府主管部门将就建设中尼跨境铁路和尼境内铁路进行交流,并支持企业尽早开展前期准备工作。

  中国也早早开始“布局谋篇”。早在青藏铁路和拉日铁路研究及建设期间,中国铁建下属的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铁一院)就开始超前谋划布局,安排开展中尼铁路通道规划研究和现场踏勘,先后开展了中尼铁路通道方案研究、预可行性研究及一系列重大技术方案专题研究,为项目中标奠定了扎实基础。

  国家发改委此前公布,中尼铁路日喀则至吉隆段与《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规划研究的“新藏铁路”共线,将与新藏铁路、川藏铁路共同构成中国西部和西南沿边铁路通道,并为加快构建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奠定坚实基础。

  攻克中尼铁路这个难关之前,铁一院通过承建尼泊尔东西铁路,不仅积累了经验,还赢得了尼泊尔方面的认可与信任。

  据中国铁道建筑有限公司介绍,尼泊尔东西铁路项目总长近210公里。2016年3月,铁一院以技术标第四的成绩与尼泊尔东西铁路东段失之交臂。一年之后,全线最后4个标段再次向全球招标,铁一院经过细致考察,决定与两家韩国公司合作。由铁一院牵头,韩国公司负责站前专业设计。他们还选择尼泊尔当地公司提供部分专业工程师。

  最终,这个“1+1+1”的国际组合以绝对优势一举拿下了所投的两个标段。

  项目全面展开后,牵头单位铁一院考虑到尼泊尔国内铁路项目较少、勘察设计经验有所欠缺的问题,主动承担起部分本应由尼泊尔当地公司负责的工作职能,并提前根据尼泊尔雨季时间,倒排测量及钻探时间,制定详细的进度计划,积极督促外业团队按计划进场,有力保证了测量和钻探任务的按期完成。

项目开工后的首次现场踏勘项目开工后的首次现场踏勘

  尼泊尔东西铁路两个标段在短短15个月内,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合同规定的所有工作,受到业主及各国合作方一致好评。

  在铁一院完成现场工作向业主辞行时,尼泊尔铁路局局长说,“尼泊尔之前对铁路规划建设知之甚少,我跟铁一院的接触也仅仅数月,但是我看到了铁一院团队的诚意和能力。”

  中国铁道建筑有限公司称,尼泊尔基础设施与交通部官员曾多次公开表示,“中尼铁路一直是尼泊尔人民的梦想。虽然中尼铁路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具挑战性的项目,但是只要有中国企业参与,有中国铁建铁一院参与,我深信这条铁路最终会成为现实。

  2017年9月7日,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了尼泊尔副总理兼外长马哈拉。王毅提出,双方要重点办好的事情中,首先是规划一条铁路。建设中尼跨境铁路是两国领导人共同提出的战略合作设想。双方已同意积极开展项目勘察、设计、可行性研究、人才培训等合作,争取尽快让这一设想变成现实,以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王毅强调,中方不干涉尼泊尔内政,不要求尼泊尔选边站队。

王毅会见马哈拉@视觉中国王毅会见马哈拉@视觉中国

  两个月后,中方代表团深入尼泊尔,对其铁路网建设进行基础性研究。

  尼泊尔《加德满都邮报》2017年11月7日报道,中国代表团抵达尼泊尔,包括铁路局、财政部、交通部、外交部官员以及相关专家、咨询人士和承包商。尼泊尔铁路建设部门发言人普拉卡什说,“他们对建设尼中跨境铁路持积极态度,这对我们期待已久的铁路建设是一个好消息。”

《加德满都邮报》报道截图《加德满都邮报》报道截图

  尼《喜马拉雅时报》2017年11月7日报道称,中国代表团表示,应尼泊尔政府的要求,将在2020年实现将青藏铁路的支线拉日(拉萨-日喀则)铁路延伸至靠近中尼边境的吉隆,随后再跨过中尼边境,到达加德满都。

中国将把2014年通车的青藏铁路支线拉日铁路延伸至靠近中尼边境的吉隆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中国将把2014年通车的青藏铁路支线拉日铁路延伸至靠近中尼边境的吉隆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019年10月,中国与尼泊尔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明确启动中国西藏吉隆至尼泊尔加德满都跨境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

    困难:喜马拉雅“拦路”,又遇新冠疫情

  据人民网报道,2020年3月,中铁一院中标中尼铁路日喀则至吉隆口岸段勘察设计项目正式立项。中尼铁路通道包括中国段和尼泊尔段,是“一带一路”国际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的中国段是2014年通车的拉日铁路的延长线,到达中国-尼泊尔边界的吉隆县的吉隆口岸。

  这条拉日铁路延长线名为日吉铁路。日喀则距中尼边境的直线距离为253公里,但弯路多,曲线距离长,算是“绕路”了。不过这条路线沿着吉隆藏布河一带,地势选择余地大。如果沿中尼公路路线经樟木口岸,虽然路途短,但非常艰险。

  按照原先计划,2020年之后,再修建从中国吉隆县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铁路,那一段很短,此后可将尼泊尔三大城市都衔接起来。虽然从吉隆口岸至加德满都的直线距离仅有62公里,但由于要穿越喜马拉雅山,铁路建设具有相当难度。

  中国隧道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曾表示,修建该铁路必须通过喜马拉雅山,因此需要修筑一条很长、通过喜马拉雅山的隧道。

  他还说,由于喜马拉雅山的地形特殊,高度变化大,任何开往加德满都的火车,最高时速只能达到120公里。

  据《加德满都邮报》,中方2018年提交给尼泊尔的第一份可行性初步报告中强调,研究结果表明,加德满都剖面处于欧亚板块沿线的“碰撞拼接带”,存在六大地质问题硬岩爆裂和软岩大变形会造成极高的压力。

  报告称,地震活动可能会带来高地温、斜坡稳定性、碎屑和水蚀等问题。根据该报告,大约98.5%的铁路将是桥梁或隧道,建设成本达每公里 35.5亿尼泊尔卢比。

  “先不谈加德满都段铁路,如何穿过喜马拉雅山,也是对中国技术实力的一次测试,”《加德满都邮报》写道。

  “中铁一院已经深耕青藏高原地区60余载,我们将准确把握项目不同区段的功能定位,科学预测全线客货运量;结合区域路网规划与建设时序,合理确定本线主要技术标准;结合地形条件,合理确定口岸选址、通关作业方式与布置形式,”中铁一院相关负责人2020年对《西藏商报》表示。

  资料显示,铁一院成立于1953年,原为铁道部设计局西北设计分局,驻地兰州,2005年迁至西安,目前是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建)全资子公司。铁一院长年深耕青藏高原地区勘测工作,青藏铁路、川藏铁路等项目勘测设计均由该单位负责。

  但是,本应顺利推进的项目却受到新冠疫情的打击。

  据《加德满都邮报》去年年底报道,在中国领导人2019年10月访问尼泊尔,承诺继续进行可行性研究之后不久,新冠疫情便席卷世界,大大延缓了项目进度。

  尼泊尔铁路部负责人迪帕克·巴特拉伊对《加德满都邮报》说,中方已经开始收集特定信息,进行深入的可行性研究,但是自动新冠疫情之后,进展几乎很小。

  尼铁路部发言人阿曼·奇特拉卡尔说,中方使用遥感的方法进行研究,正在等待开展铁路项目、包括实地研究的时机。

    阻挠:印度不满,美国挑唆

  作为被中国和印度“夹在中间”的国家,中尼铁路自然引起了印方的不满。

  早在2017年7月,中国铁路代表团在尼泊尔进行铁路网建基础性研究时,印度媒体就开始给自己“加戏”,宣称中国的目的是通过尼泊尔“入侵”南亚。

  印度杂志《自治》也附和称,尼泊尔政府正利用和印度的危机深化与中国关系。中国在尼泊尔投资是好事,但“坏事是中国正在把尼泊尔变成卫星国,借其抗衡印度。印度要采取措施,阻止尼泊尔成为中国的代理国。”

  地缘政治操弄始终盘旋在喜马拉雅上空。《加德满都邮报》称,不仅印度,美国“一遍又一遍地提醒”(time and again reminded)尼泊尔领导人,北部来的任何帮助,都应该要符合尼泊尔人的利益,“而不是中国的”。印美等国不仅抵制“一代一路”战略,炒作所谓“债务陷阱”,还提出“尼泊尔没有什么出口中国的货物”,以此质疑中方积极推动中尼铁路的“动机不纯”。

  据报道,2019年2月,曾在东南亚履职的退役海军上将乔·费尔特称,“我们欢迎中国投资,只要这符合尼泊尔而不是中国的利益。”他还指控中国在该地区,比如斯里兰卡和马来西亚的一些行动“引发了担忧”。

  不过,尼泊尔的老百姓可不这么看。

  “巨大的中国市场就在家门口。路修好了,我们就能活得更好。”一位80岁的尼泊尔老人道出尼泊尔人的心声。

  承诺:把铁路铺到喜马拉雅山下

  中尼铁路项目不仅海拔高,难度也顶到了铁道、隧道等工程的“天花板”。但是,在中尼两国政府和人民的期盼下,“将铁路铺到喜马拉雅山下”的承诺必将兑现。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22年3月2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加德满都同尼泊尔外长卡德加举行会谈。

  王毅强调,无论国际和两国国内形势如何变化,中方都将沿着两国领导人确定的方向,坚定不移地推行对尼友好政策,坚定不移地深化互利合作,坚定不移地推进中尼命运共同体建设。

  王毅阐述了中方对尼泊尔的三个支持。一是支持尼泊尔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二是支持尼泊尔奉行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三是支持尼泊尔更加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王毅当天还与尼泊尔外长卡德加举行会谈时强调,中方支持尼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支持尼奉行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支持尼更加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尼全方位互利合作卓有成效,愿加快推进重点合作项目,确保两国陆路口岸畅通,探讨开展跨境电力合作,丰富拓宽两国经济人文往来,特别是推进中尼跨境铁路项目,建设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助力尼泊尔发挥自身人力资源、地理位置和自然生态三大优势,分享中国机遇,加快自身发展振兴。

图自外交部网站图自外交部网站

  据新华社消息,会谈后,双方共同出席经济技术、农业、基础设施、医疗卫生等合作文件签字仪式。

  尼泊尔媒体披露,签署的9份文件中,两份与中尼铁路有关,其中一份是中尼跨境铁路可行性研究的中方技术援助计划,还有一份是2022年1月两国强化铁路合作会议的备忘录。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军事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热门推荐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