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表态回应联合国制裁:扬言要将核道路走到底

2017年09月14日 10:58 参考消息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境外媒体称,朝鲜外务省9月13日发表公报驳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2375号制裁决议。

  发誓加快发展核导力量

  据韩联社首尔9月13日报道,这是朝鲜官方在安理会通过涉朝决议一天后正式表态,表明了继续发展壮大核导力量、争取有核国家地位与美国对等谈判的决心。

  公报声称,在美国主导下再次上演的通过非法无理的涉朝“制裁决议”把戏,使朝鲜确认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千真万确的,进一步坚定了矢志不渝地、更快地将这条道路走到底的意志。

  安理会于当地时间9月11日一致通过第2375号决议,设定对朝油品出口上限,全面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以阻截其创汇渠道。

  另据法新社9月13日报道,朝鲜9月13日发誓要加快其武器计划的进程,以回应联合国安理会在其最新且最大威力核试验后实施的“无理”制裁。

  在朝中社发布的公报中,朝鲜外务省称,“在美国主导下再次上演的通过非法无理的涉朝‘制裁决议’把戏,使朝鲜确认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千真万确的”。

  外务省称,“朝鲜将进一步加快巩固力量……捍卫国家主权和生存权”。

  报道称,新的制裁包括禁止朝鲜纺织品出口和限制向其提供石油产品,以惩罚平壤的第六次核试验。

  朝鲜外务省抨击安理会最新决议,称其是“旨在剥夺朝鲜正当的自卫权,以全面的经济封锁完全窒息朝鲜国家和人民的穷凶极恶的挑衅行为的产物”。

  据路透社9月13日报道,韩国9月13日称,检测到微量放射性氙气,经证实来自朝鲜本月早些时候的核试验,但还不能断定是否如朝鲜当局所言为氢弹试验。

  韩国核能安全与安保委员会称,其在该国东北地区的陆基疝探测器有九次检测到氙-133同位素,在东部沿海附近的移动设备有四次检测到该同位素。

  该委员会称,不能确定朝鲜进行的是何种核试验。它还称,检测到的微量氙对韩国的环境及民众没有影响。

  法新社9月13日报道还称,美国一家监测机构9月13日称,朝鲜最新的核试验很可能达到了25万吨的爆炸当量,远比官方估计的数字大。

  报道称,平壤本月初进行了其第六次、也是规模最大的核试验,并声称这是一颗可以安装到导弹上的氢弹。

  美国地质勘探局估计爆炸导致了6.3级地震,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和挪威地震监测机构也把最初的震级估计值上调至6.1级。

  因此,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有关的北纬38度网称,该网站将把朝鲜核试验爆炸当量的估计值提高至“大约25万吨”。该网站称:“这一巨大的爆炸当量也十分接近北纬38度网先前判断丰溪里试验场可容纳核当量的最大估计值。”

  报道称,从韩国估计的最低值5万吨,到日本估计的16万吨,各国政府对朝鲜此次核试验爆炸当量的估计值各不相同。

  特朗普嫌新制裁力度小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13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淡化了9月11日致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决议的重要性,称此举“没什么大不了的”。

  报道称,对于限制朝鲜与其他国家进行燃料及纺织品贸易的新制裁措施,特朗普的态度与已经就此表态的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包括特朗普政府官员——截然相反。

  特朗普9月12日在会见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时说:“我们昨天就制裁进行了表决。我们认为这只是非常小的一步——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制裁与终将发生的事情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虽然安理会决议的最终版本是一个妥协方案,但分析人士指出,全面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是一项限制平壤获得硬通货的重要措施。

  在表决结束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在安理会发表讲话时说,第2375号决议是“迄今为止对朝鲜实施的最严厉措施。它们为我们遏制该政权推进和资助其核导计划的能力带来了大得多的机会”。

  美国前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说:“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是国际制裁措施的大幅升级,将使朝鲜失去用于推进其核导计划的资金和资源。”

  他说:“禁止与(朝鲜)劳工签订任何新合同的措施尤其重要,纺织品禁令也是如此——这可能是目前朝鲜最大的收入来源。”

  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9月12日报道称,特朗普曾用“烈焰和怒火”威胁朝鲜。在朝鲜最近一次核试验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表示要对朝鲜实施“最严厉的制裁”。特朗普团队的人能够说这样的狠话,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但这样的言论迄今为止没有取得太多效果。

  报道称,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的对朝新制裁决议乍一看内容很多,但与美国政府最近几周发出的强硬措辞所唤起的期待相比,其内容并不多。

  中国和俄罗斯在谈判中取得了成功,它们向特朗普表明了他应该注意的分寸。如果是更严厉的制裁措施,两国将行使否决权。为了避免在安理会颜面扫地,特朗普只好接受。

  这对特朗普来说也是一个教训:如果他想避免一场大战,在这场冲突中他只有和中俄两国一道解决问题,而不是站在它们的对立面。对它们发狠话也是没有用的。

  外媒对制裁实效仍存疑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9月12日报道称,从石油到海产品,从武器装备到奢侈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一轮又一轮制裁切断了朝鲜大范围的商品贸易。随着朝鲜当局继续进行核武器和导弹试验,制裁清单仍在不断拉长。

  报道称,平壤当局已成为全球受到制裁最多的政权之一。但是,面对不断增大的外界压力,平壤丝毫没有显露出放弃自己核决心的迹象,并依然坚持着将核弹头射到美国本土的梦想。

  虽然速度缓慢,但朝鲜经济近十年来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似乎一直保持着对平壤当局的“一丝希望”,并因此显得有些“朦胧和不够坚定”。

  另据日本《朝日新闻》9月13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9月11日通过新的制裁决议,内容包括限制对朝鲜出口石油,而石油可以说是朝鲜的“生命线”。不过,也有人指出制裁存在漏洞,不少人质疑制裁的实效性。

  据韩国政府有关人士透露,朝鲜的年石油需求量为70万至90万吨,主要是从中国和俄罗斯进口,但也有很多是通过走私获得。朝鲜具有提炼石油的能力,制裁效果不太值得期待。

  朝鲜持续进行核和导弹开发的理由之一是希望拥有遏制力,因此朝鲜很可能进一步加快开发。韩国国防部发言人12日表示,朝鲜核试验场的第三坑道处于随时可进行核试验的状态。

  报道称,这次制裁决议还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朝鲜很可能采取规避制裁的方法,在国内制造半成品运至中国,然后作为中国产品出售。

  熟悉朝鲜经济的韩国专家指出,朝鲜对外贸易原本由一个国家机构集中管理,但在金正日时代,形成了各部门和军队可以独自赚取外汇的系统,旗下有无数公司,进行劳务派遣和走私等。该专家表示:“通过制裁将所有途径都限制起来是极为困难的。”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9月13日报道,9月12日,朝鲜经济问题专家、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斯蒂芬·哈格德表示,“虽然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能够控制很多东西,却无法掌握市场。制裁效果通过市场产生作用,最重要的是制裁会对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于原油制裁,哈格德教授称,“如果进一步加大制裁,可以提高让朝鲜感到痛苦的可能性,但是朝鲜将作何反应却不取决于数字和数量,重点在于制裁会对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哈格德教授又表示,“如果市场陷入恐慌状态,朝鲜人就需要在黑市上支付更多的钱,而这将直接影响到军队和体制。商业和就业等也将受到更大范围的影响,这一切都是金正恩所无法控制的”。

  哈格德教授强调称,“决议的通过并不会让朝鲜经济在下个月就崩溃,但是大家应该冷静等待,关注事情的发展变化”。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