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因一事怒对苏联大使:让赫鲁晓夫来北京谈

2015年07月29日 17:09  环球网 微博 收藏本文
毛泽东与苏联大使尤金 毛泽东与苏联大使尤金

  1958年,是中苏友好关系受到重挫之年。因为苏联海军远洋潜艇需要岸基“长波电台”来进行通讯指挥,赫鲁晓夫向中方提出,中苏两国在中国的南海岸合作建设“长波电台”,由两国共同管理和使用,遭到毛泽东的严词拒绝。

  恰在这时,中国海军提出由苏联帮助中国建造远洋潜艇,苏联军方由此提出两国共同建设“联合舰队”,赫鲁晓夫认为这个主意不错,而且“长波电台”问题也可以就此迎刃而解了。

  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受命而来,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们传达赫鲁晓夫的“联合舰队”建议。出乎苏联方面意料的是,这个建议引发了毛泽东心中比单纯建设“长波电台”更大的风暴,动摇了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的全部信任基础。

  毛泽东怒对尤金

  尤金是苏联第四任驻中国大使,与毛泽东私交甚厚。

  尤金是斯大林推荐给毛泽东的哲学博士。毛泽东首访苏联时,斯大林要毛泽东把自己的著作出版一下,毛泽东谦虚地说,这事恐怕得请苏联的马列专家来帮忙,请推荐一位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到中国去帮助编辑《毛泽东选集》,以避免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方面出现错误。斯大林立即点名尤金。尤金就来到北京,帮助编辑出版了《毛泽东选集》俄文版。尤金在北京与毛泽东关系处得相当好,因此,后来赫鲁晓夫决定派已经出任南斯拉夫大使的尤金担任苏联驻中国大使,以密切与毛泽东的关系。

  1958年7月21日晚上,毛泽东接见了尤金。

  尤金到中南海已是晚上21点。因为事先说是要通报苏共中央的一个决议,事关重大,那天晚上,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陈毅、彭德怀等中共领导人都在场,列席会议的还有曾担任过中国驻苏联大使、时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的王稼祥。与尤金一起来的有苏联驻华大使馆临时代办安东诺夫等人。

  尤金一见到毛泽东就开门见山地说,赫鲁晓夫和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一致提出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共同潜艇舰队,抵御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防范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尤金说,赫鲁晓夫同志要我对您说,我们苏联的地理条件,使得我们海军舰队在东半球的活动范围受到了严重限制,太平洋舰队驻守海参崴,完全被日本扼制住了,几乎是无法施展拳脚,从太平洋东岸到整个西伯利亚远东地区,成了苏联的军事软肋,而中国有漫长的海岸线,因此希望中苏共同建立一支联合舰队,对付共同的敌人,保卫社会主义阵营。

  毛泽东听完翻译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苏联的舰队要开进中国领海,靠泊中国海岸,飘扬着苏联海军旗帜的舰艇在中国领海犁浪驰骋,这种情景是毛泽东难以容忍的。

  毛泽东大口吸烟,一声不吭,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也没有表态。尤金见毛泽东情绪激愤,知道事情不妙,何况“联合舰队”这事也不是要他现在听结果的,便起身告辞。

  毛泽东如此激动是有原因的。根据中苏之间的有关军事协定,苏联的作战飞机可以在中国的相关机场停留和加油,这事毛泽东本来就不太愿意,现在好了,飞机来了还不够,军舰也要来了,领海领空全被苏联人占据了,我们还干什么?呆在陆地转圈圈?而且,毛泽东一直想要建立自己的强大海军,中国近百年来被西方列强欺侮,在西方列强坚船利炮的攻击之下,丧权辱国的城下之约一签再签,领土一割再割,外国租界一个又一个,国之何为国?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能拒敌于国门之外是重要原因。所以,在新中国建立之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在长江边的泰州成立了自己的海军。尽管当时这支海军部队只是在岸上,但毛泽东已经把强大的海军作为国家自立的根基。

  但是,对于成立“联合舰队”,赫鲁晓夫的设想是什么呢?

  作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赫鲁晓夫,深知苏中关系在二次大战后世界格局中的无比重要性。

  他之所以提出建立“联合舰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苏联对西方的策略路线的重大变化已经启动,即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做出的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改善关系的步骤安排,以争取和平环境,获得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宝贵时机。然而,西方却在剑拔弩张,绷紧 “冷战”思维。柏林危机爆发之后,西德被重新武装起来,并被吸纳进北约组织,西方集团对苏联的军备竞赛已经进入疯狂阶段。是时,美国不仅拥有先发制人的核优势,而且还在抓紧向宇宙空间进军,准备大打一场太空战,苏美间的裁军谈判没有任何进展,而巨大的军费开支已经让苏联气喘吁吁了,美军的军事基地在欧洲和亚洲一步步紧逼,收缩压迫着苏联的生存空间。

  向东方看,战败的日本并没有真正认输,美国已经将日本变成了自己太平洋中不沉的航空母舰,还对苏联的远东西伯利亚虎视眈眈,使苏联如芒刺在背。赫鲁晓夫感到,要形成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军事威慑,光靠苏联显然是不够的,他对中国寄予厚望。

  毛泽东紧急召见尤金

  可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想法完全不同,毛泽东想的是中国近现代的屈辱史,外国军队在中国的土地上驰骋是这种屈辱的最集中表现。

  第二天一早,毛泽东紧急召见尤金,除了前一天晚上参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在场外,还增加了元帅林彪。

  尤金来后,先连声说对不起。显然,他已经和莫斯科汇报沟通过了,他连声说,昨天没有把事情讲清楚,赫鲁晓夫同志的目的是为了对付美国的第七舰队。

  谁知,这样说更触到了毛泽东的痛处,美国的第七舰队经常在台湾海峡附近旁若无人地游弋。赫鲁晓夫这么一说,毛泽东的感觉就更不好了,问尤金:“你们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

  毛泽东没有等尤金回答,又说:“中国决定撤销关于请苏联为中国建造新型舰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打起仗来,苏联军队可以过来,中国的军队也可以到苏联去,我们是同盟国。”

  其实,毛泽东讲的是反话。

  尤金只能听,没法说什么。毛泽东继续说,“昨天的问题我想了一下,我们海军向你们提出过要帮助建造潜艇的事,你们却说什么苏联已经有了,我们只要开口向你们要就行了,这事太不慎重了。这个可以不算数,潜艇我们还是自己来建造,你们提供技术援助,核潜艇是一门尖端科学技术,有秘密,也有个安全的问题,确实,这个是不能发生问题。苏联革命已经成功了40年,苏联的经济建设成就非凡,有经验,我们才成功8年,在许多问题上都没有什么经验,需要学习,需要得到帮助……今天你帮助我,我明天也会帮助你的。可是,你们凡事都要提一个合营的问题,所有制问题是革命的核心问题么。”

  毛泽东想想,又说:“我们和你们还是不一样的,我们不是一党制,还有民主党派,我们国家还有资本家,但国家是共产党领导的。你们就不相信中国人,只相信你们斯拉夫俄国人,俄国人是上等人,是白种人,中国人是下等人,黄种人,毛手毛脚,干什么都不行,所以必须靠与俄国人合营才行,一切都要合营,我们的海陆空军队,我们的工农业生产,我们的一万多公里的海岸线,我们全交给你们,我们搞游击队,你们就搞了一点原子弹,就要控制我们?就要租借权,这究竟是为什么?”

  毛泽东越说声音越大:“中苏交往以来,波折也是有的,但都无伤大局,但我昨天被这个事气得一晚没睡觉,到现在也没吃饭。为什么?你怎么敢向我提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个建议是对我们民族自尊心和我们主权的侮辱,中国是独立的国家,不是苏联的附属,也不是苏维埃的十几个加盟共和国之一,那是高岗想的事。”

  这时,国防部部长彭德怀插话说:“我们中央讨论了这个问题,既然苏联认为有必要建设联合舰队,我们同意,费用全部由我们负担,共同使用,但所有权归我们,否则政治上不好。”

  毛泽东弹弹烟灰,说:“你去告诉赫鲁晓夫,他可以来北京找我谈么!”

  尤金吃惊非小,手中茶杯一晃,水差点泼出来,他没想到让毛泽东会如此动怒。

  毛泽东猛劲吸了口烟,越说越愤怒:“搞什么联合舰队,我看你们一直不相信中国人,斯大林很不相信,把我们看作是第二个铁托,是个落后的民族。你们说欧洲人看不起俄国人,我看有的俄国人是看不起中国人的。你们那个米高扬,当年来西柏坡时架子就很大,我们中央五大书记请他吃饭喝山西汾酒,他戳戳盘中的鱼问是不是活鱼,不是活鱼就不吃,做客人有这样对主人说话的?有这样喝主人的敬酒的?他在中共八大上的祝词我不满意,所以我故意缺席,表示抗议,我们许多代表也不满意。”

  毛泽东越讲越来气,大声说,“你们派来的军事学院顾问在讲战例时告诉教员只能讲苏联的,不讲中国的,也不讲朝鲜战争。只有苏联的10大打击是成功战例?我们中国自己就没有成功战例?为什么不能讲?我们打了22年的仗,在朝鲜又打了3年,美国纠合了联合国部队来势汹汹,要把金日成的北朝鲜赶出朝鲜半岛,结果怎么样?中国人民志愿军用步枪和冲锋枪把举着核武器威胁大棒的美国人打趴下去了,难道我们的不是成功战例?这不是咄咄怪事了?”

  毛泽东背着手踱着步,继续独自演讲,说:“苏联来华的顾问,可以有一个任期嘛,你们的顾问现在是说来就来,要走就走,人换来换去,走马灯一样,事先也不打个招呼,也不通知我们,更不用说征求我们的意见了,就像派大使,你尤金走了,派个谁来,不与我们商量能行么?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你们派到我们公安部门的顾问,如果我们不通报情况,他不就变成睁眼瞎了?能办成什么事?能顾什么问?”

  这时的尤金只有瞠目结舌的份了。

  毛泽东顿了一顿,缓和了一下语气说:“苏联专家有个别人有缺点,但大部分是好的,我们对苏联专家在华工作是总体上满意和感谢的。”

  毛泽东挥挥手,继续说,“这些话,是我们与苏联搞核潜艇‘合作社’引起的,现在我们不搞核潜艇了,请求你们撤回,要不然,我们的整个海岸线都交给你们了,你们退出了一个旅顺军港,却扩大成我们全部的海域,这样是不对的。看来,我们与你们还是不要混在一起为好,你们搞你们的,我们搞我们的,我们总要有自己的舰队。当二把手不好办啊!”

  尤金推推眼镜框架,眨眨眼,不知该说什么好。

  毛泽东继续说:“我们支持苏联,但我们对错误的东西不支持,你们的和平过渡我们不支持,但我们没有公开说这事,在报纸上我们不提这事。我们对中苏两党的团结是重视的,对一些问题是谨慎的,有问题,我们可以内部交流么,可以协商个办法来么。我在去莫斯科前与你谈过,邓小平在莫斯科谈了五条,都是这个意思。对有损我们主权的事我们不支持,坚决不会同意。你们帮助我们建设海军么,你们可以做顾问,为什么要提出所有权各半的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尤金想了想,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慎重地说:“对于中共的各项政策,我们苏共中央的态度是,中国问题怎么解决,由中共同志自己拿主意,这是中国自己的事情,因为你们最了解实际情况。同时,我们从不议论你们的政策是否正确,因为你们是伟大的党,议论你们是轻率的,是傲慢的。”

  毛泽东说:“你们有些人,把苏中两党关系看成了父子党、猫鼠党的关系。”

  毛泽东继续抨击说:“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这两个问题都是涉及中国主权的政治问题,我这些话你们听着不舒服,感觉不好听,你们可以说我是民族主义,可以惊呼怎么又出现了第二个铁托,如果你们这样说,我们就可以说,你们就是要控制我们么,你们把俄国的民族主义扩大到了中国的漫长海岸线,这实际上是要租借权。向我们,在我们的领土上提出所有权各半,这不是政治问题么?要讲政治条件,在我毛泽东这里,半个指头也不行的。”

  毛泽东又弹弹烟灰,说:“尤金大使同志,对于我们中国来说,保卫国家的军事力量必须在我们自己手中,核潜艇,你们苏联有,我们也要有,你们不给我们,就是一万年,我们自己也要搞出来!”

  尤金认真听着,不置评论。毛泽东又说:“你可以告诉赫鲁晓夫同志,如果讲条件,就不要来了,我们双方都不必谈。如果他同意,他就来,他不同意,就不要来,没有什么好谈的,有半个指头的条件都不成!”

  尤金吃惊地瞪大了眼,紧张得满脸通红,忐忑不安。毛泽东看在眼里,缓和一下语气,说:“我们的关系,就好像教授与学生的关系,教授可能有缺点,学生是不是要提意见,要提,这不是说要把教授赶走,教授还是教授嘛!”

  尤金回大使馆后,发了一个长长的电报,将毛泽东如何大发雷霆如实上报,他还将从毛泽东那里听到对苏联、苏联党的说法和盘托出。

  赫鲁晓夫怪尤金无能,认为这个斯大林推荐的作为一个大使的尤金,看来不能在重要关头完成苏共的嘱托。

  于是,赫鲁晓夫决定亲自飞往北京,去说服毛泽东。他把他的这次(1954年参加新中国国庆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北京之行定为秘密之旅,悄悄地飞去,不准备让外界知道。

(新浪军事)
(编辑:SN100)

文章关键词: 毛泽东 苏联 中国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日媒称中国开出安倍访华三条件
  • 体育两神进球切尔西胜巴萨 曼联强留德赫亚
  • 娱乐葛天微博发声否认假怀孕 自侃没熊猫机智
  • 财经养老金全国统筹:东部补西部或引不满
  • 科技微软正式推送Win 10:可返回旧版
  • 博客被拐卖山村女教师的真实生活(图)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加拿大父女遭雷劈后中100万美元彩票大奖
  • 育儿四年级男生暴打女老师 小心暴力教育遗传
  • 马鼎盛:解放军赴俄演习未算高速 虚拟兵力达数万
  • 看了中俄军演:日本终于明白中国为何现在不能惹
  • 辽宁舰战力远超日本航母 中国神秘武器吓退美航母
  • 威猛:解放军海空一体突破日本岛链震撼日本列岛
  • 德国人到俄中边境被震撼 中国退出联合国海洋公约
  • 俄超级美女来中国被震撼 中国突然大量抛售日国债
  • 迫于中国强大压力:印尼秘密抓捕反华排华军官
  • 最新太行发动机震动世界 中国突然公开11万吨航母
  • 俄罗斯惊呼:中国军队重大计划完成后能称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