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后悔离开毛泽东:确有许多地方对不起他

2014年10月16日 17:32  新浪历史  收藏本文
资料图:毛泽东与贺子珍在延安。 资料图:毛泽东与贺子珍在延安。

  来源:人民网,本文摘自《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邸延生 邸江楠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2

  5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在他的办公室里正在批阅文件,李敏跑进来找爸爸了。

  “你是来看我吗?”毛泽东脸上露出了很高兴的神情,“你学习好吗?还是找我有什么事情?”

  “爸爸……”李敏站在爸爸面前犹豫着说,“我想妈妈,想去看看她,我离开妈妈都半年多了,我想她……”

  毛泽东怜惜地拉了女儿的手,并递了一杯茶水给女儿,“我倒没想到这件事情上来,这要怪爸爸,是你提醒了爸爸,应该去……”

  李敏放下水杯追问:“爸爸答应了?”

  毛泽东说:“娇娇,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啊?要带个好成绩给妈妈……”

  李敏低了头说:“爸,我的学习成绩不大好,只是及格。”

  毛泽东问:“为什么呀?”

  李敏低声回答:“因为我的汉语基础差,俄语又一时丢不开,感到很吃力……”

  毛泽东安慰女儿说:“这也在情理之中。你从苏联回来到现在才三年的时间,中文当然差一些,影响了学习成绩也情有可原,但是要努力。”

  “爸……”李敏喃喃地问,“那我是不是可以去看妈妈呢?”

  毛泽东将女儿揽入怀中:“你妈妈在上海,要去也得等到学校放了暑假么!不能耽误了学习……”

  李敏却说:“等学校放了暑假就晚了,妈妈现在天津等我呢!”

  毛泽东的眼睛一亮:“哦,你妈妈到了天津?很近……”毛泽东像是想了想什么,随即招呼在门外的工作人员说:“去叫阎长林来!”

  “是!”工作人员打电话叫来了阎长林。

  毛泽东示意阎长林在沙发上坐下来,对他说:“娇娇想去天津看望她的妈妈贺子珍,我答应了。不过,她年纪还小,来回路上我不放心,想托你陪她去一趟天津。”

  阎长林起身答道:“是,请主席放心!”

  毛泽东又叮嘱说:“一起去,一起回来。她想住几天,就住几天,但也不要太影响学习。你去她们学校,当面向老师请个假,要带了学习的功课。天津很近,只需要两个小时的火车,买张普通车票就行……”

  毛泽东一面嘱咐,阎长林一边答应着:“是,都按主席说的办。” 

  毛泽东又问:“你个人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没有。”阎长林回答,“我自己没什么事。”

  “那就这样吧!”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吸着,吐了一口烟雾又说,“你今日买好明日的车票,到天津替我问候贺子珍同志,希望她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多保重身体。对她讲,娇娇在我身边很好,每星期六都回家来同我见面,一起吃饭,请她放心,以后娇娇每个假期都可以去看望她。”

  嘱咐完这些,毛泽东又对女儿说:“你去准备一下吧,想买什么东西送给妈妈,可以告诉你阎叔叔。”

  李敏离开后,毛泽东又意味深长地对阎长林说:“你告诉贺子珍同志,我身体很好,有些别的事,不必多讲。”

  阎长林心领神会地回答说:“我知道,我一定按主席说的去办!”

  在天津市政府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穿着一身制服的贺子珍有些坐立不安地频频看手表,魂不守舍地等候着女儿的到来。

  当她听到门外响起了有人走动的脚步声,立刻急切地去开门。门开处,一位军人和一位女孩子出现了——娇娇来了:“妈妈!爸爸让我来看你,爸爸问你好!”

  只这一句话,使得情绪激动的贺子珍眼睛里噙满了泪花,一把拉住女儿的手,搂在怀里说:“你可来了!你知道妈妈多么想你吗?”

  扑在妈妈怀抱中的李敏说:“我知道妈妈想我,我也想妈妈。”

  贺子珍的眼泪止不住涌出了眼眶,哽咽着说:“我的好女儿,你现在还小,还不知道妈妈是怎样想孩子的,将来你长大了,就知道妈妈想孩子的滋味了……”

  李敏抬手为妈妈擦拭脸上的泪水,然后对妈妈介绍说:“是阎叔叔送我来的……”

  阎长林近前一步,向贺子珍行了一个军礼:“你好,贺子珍同志!毛主席派我同娇娇一起来看望你,毛主席向你问好呢!”

  刚刚止住的眼泪,再一次从贺子珍的眼里夺眶而出:“谢谢……他还好吗?”

  阎长林回答:“毛主席身体很好!他还特意嘱咐我告诉你,希望你多保重身体。”

  听阎长林这么一说,贺子珍的眼泪更多了……

  当天夜里,李敏和妈妈睡在了同一个房间。第二天,在母女俩的谈话中,贺子珍问女儿:“你爸爸的身体真的很好吗?你爸爸身边的人待你怎么样?江青喜欢你吗?”

  李敏告诉说:“爸爸的身体真的很好,爸爸请你放心。爸爸身边的人待我都很好,他们都很喜欢我。江青妈妈……”

  话说到此,李敏犹豫着不再讲了,贺子珍急切地追问女儿:“江青是不是不喜欢你?”

  “也不是……”李敏吞吞吐吐地说,“她总让我穿她的旧衣服,让妹妹穿新衣服……”

  贺子珍苦涩地笑了笑:“娇娇,妈妈的好孩子!你是大女儿,应该穿旧衣服;妹妹年岁小,穿几件新衣服是应该的,她妈妈的旧衣服她穿了也不合身……”

  “我穿了也不合身……”李敏向妈妈嘟囔说,“都是阿姨给我改了再穿……”

  贺子珍再一次教导女儿:“你是姐姐,要懂得多关心和照顾妹妹。你要好好学习,听爸爸和江妈妈的话,这样我才放心……”

  说着,贺子珍的眼睛里又含上了泪花,李敏急忙为妈妈擦拭眼泪:“我听妈妈的话,一定好好学习,再不嫌穿旧衣服了……”

  夜深人静,李敏在靠里间的床上睡着了。

  外间,阎长林同贺子珍对坐在沙发上,两个人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话:

  “只要他身体好,我也就放心了。”贺子珍深情地说,“小阎,你刚才告诉我那段转战陕北的艰苦生活,还有他用兵如神的战斗经历,确实很感动人……”

  阎长林轻声问:“听说你在苏联那几年,情况不是太好?”

  “很不好!”贺子珍叹了一口气说,“1946年,幸亏有王稼祥和朱仲丽、罗荣桓和林月琴他们几个人的关心。我从疯人院里被放出来以后,一天也不想再在苏联待下去了,很快跟王稼祥两口子回到了哈尔滨,也听到了一些有关他和陕北的情况,我总是天天担心他的身体,希望他每天都能睡得好,吃得好,多打胜仗……”

  阎长林告慰说:“主席的身体比在延安时强多了,虽然在陕北转战时受了不少苦,但总算熬过来了,也胖了,就是工作太忙,睡觉太少。”

  贺子珍凄楚地笑了笑:“真是……长征路上,他一直很瘦,那时,他心情不好,受王明、博古一伙人的打击迫害,受了很多、很大的委屈……”话说到此,贺子珍又开始自责起来,“唉,也怪我不懂事,没有从思想上多给他安慰,反而因为一些小事常同他闹别扭,我确实有许多地方对不起他……”

  阎长林见贺子珍的眼睛红红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急忙宽慰说:“贺大姐千万别这么想,也别这么说……”并继续安慰说,“贺大姐别再难过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好多了,你应该多保重身体。”

  “我真的很后悔”……贺子珍边说边擦拭眼泪,“我离开延安以后,我妹妹贺怡吞了金戒指需要手术,是他代表家属签的字,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总算保住了一条命。还有我母亲到延安,他对我母亲也很好,把自己住的窑洞腾出来让给老人家住,还经常到凤凰山去看望。我母亲去世后,也是他安葬的,后来胡宗南去挖了坟,又是他出了十块银元重新安葬了。这些情况,朱仲丽和王稼祥都对我讲了,我真的很感激他,也更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别再难过了,贺大姐!”阎长林安慰道,“我们已经胜利了,那些苦日子不会再回来了……”

  “唉,我有很多后悔的事。”贺子珍难过地说,“本来我和他生了六个儿女,结果丢的丢、死的死,现在只剩下了娇娇这么一个女儿。三个儿子也都是按着岸英、岸青和岸龙的顺序排下来的,岸红、岸军是为了纪念红军,岸国是在苏联生的,也是为了怀念祖国,才给他取名叫岸国,可惜都没能保住。尤其是岸红,还连累刘锡福同志牺牲了……”

  阎长林再次安慰说:“这些主席也都很痛心,好在现在全国解放了,只要孩子还在,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哪儿那么容易啊!”贺子珍忧心地说,“这么多年了,当时条件那么艰苦,兵荒马乱的,就连我自己送出去的孩子,到现在让我回想当时的情形我都回想不上来,更何况让别人去找了,那不等于是大海捞针吗?我真担心……”

  阎长林也为贺子珍难过,但他又不得不劝慰:“贺大姐,你应该往宽处想,往好处想,多保重身体……”

  “我怎么能不想呢?我几乎天天都在想这些事……”话说到此,贺子珍又自我安慰说,“我知道想也没用……全国解放了,革命成功了,我自然高兴,也替他高兴。希望你们这些身边的人,多关心他的生活,多关心他的身体,江青同志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你们这些人多做做……”

  “江青同志的身体也不大好。”阎长林告诉说,“自从她1942年患了肺结核,就很少与主席同居。1943年又做了流产手术,死了一个男婴,心疼得她什么似的,精神也受了一定刺激……”并说,“最近,她去苏联检查了一次身体。”

  “怎么?”贺子珍一怔,“她身体也这么糟?”

  “是妇科病,听说长了瘤子。”

  “她也去了苏联?和我当年一样?”

  “贺大姐去苏联,是为了治伤。她去苏联,是为了治病。”

  “唉,这几年我落后了。”

  “贺大姐不要这样讲。”阎长林说,“毛主席是关心你、相信你的。”

  “回去替我谢谢他!”贺子珍说,“小阎,岸英、岸青都好吧?兄弟俩终于都回到他爸爸身边,我也就放心了。那些年在苏联,我们在一起过过一段艰苦的日子,他们对娇娇很好,很像两个大哥哥。”

  阎长林告诉说:“岸英岸青都很好,岸英回长沙去看望他姥姥了,听说还要给他妈妈上坟……”

  贺子珍的眼泪又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我没有见过他们的妈妈,牺牲得太早了……”

  “我们不谈这些了!”阎长林岔开话题说,“毛主席是很喜欢这几个孩子的,而且岸英已经结婚了。”

  “这可太好了!”贺子珍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他们的妈妈在九泉之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

  “是啊!”阎长林附和道,“岸英很能干,很有出息,中央首长们也都很喜欢他。”

  “这就好。”贺子珍说,“希望他是个好接班人……”

  正说着,里间屋传出了李敏的呼唤声:“妈妈……”

  贺子珍即说:“小阎,今天就谈这些吧,影响你休息了。”

  “千万别这么说!”阎长林起身告辞,“贺大姐,你也休息吧!”

 

(新浪军事)

文章关键词: 贺子珍 毛泽东 李敏 延安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专车司机谈出租车:你们不好好把握饭碗
  • 体育NBA-哈登40+12+9火箭胜 韦德缺席全明星
  • 娱乐章子怡父母手写声明回应传闻:停止诋毁
  • 财经财政货币政策或集体上阵“抗通缩”
  • 科技高通遭罚:国内手机或开打专利战
  • 博客罗永浩:我为何给开源机构捐款200万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母亲坐火车给90后女生送家门钥匙
  • 育儿保安性侵孩3年 家长不可缺位性教育!
  • 马鼎盛:解放军赴俄演习未算高速 虚拟兵力达数万
  • 看了中俄军演:日本终于明白中国为何现在不能惹
  • 辽宁舰战力远超日本航母 中国神秘武器吓退美航母
  • 威猛:解放军海空一体突破日本岛链震撼日本列岛
  • 德国人到俄中边境被震撼 中国退出联合国海洋公约
  • 俄超级美女来中国被震撼 中国突然大量抛售日国债
  • 迫于中国强大压力:印尼秘密抓捕反华排华军官
  • 最新太行发动机震动世界 中国突然公开11万吨航母
  • 俄罗斯惊呼:中国军队重大计划完成后能称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