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军旅书家当书军旅 刘洪彪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21日 06:42  解放军报
军旅书家当书军旅刘洪彪

军旅书家当书军旅刘洪彪

  

军旅书家当书军旅刘洪彪
【书家简介】

  刘洪彪,现任第二炮兵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2007年获中国书坛首届兰亭雅集“兰亭七子”称号。其自学书法40余年,尤擅行草,出版作品专集、合集7部,出版文集《缀连琐碎》,作品多次获全国大奖,曾被中南海、故宫博物院、毛主席纪念堂、中国美术馆、军事博物馆等单位收藏。

  

军旅书家当书军旅刘洪彪
草书中堂刘洪彪书

  我是一名军人,一名部队书法创作员,用评论家的称谓,叫做“军旅书家”。我喜欢这个称谓,因为它涵括了双重身份:军人,书法家。写出“天下第一行书”的东晋王羲之便是军人,官至右军将军;留下“天下第二行书”的唐代颜真卿也是军人,曾领兵20万横绝燕赵;第一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舒同还是军人,早年被誉为“红军一支笔”……他们都是“军旅书家”。能被视为他们的同类和“后裔”,实在是一种荣幸!

  “军旅书家”不能只是身份的标签,不能是简单的军人与书者相加的“得数”,应该了解其特殊意义和丰富内涵。我的简单理解是:军旅书家当书军旅。我这样说,并不排斥书写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和警世诲人的格言佳句,亦非强调抄录荡气回肠的边塞壮歌和多情善感的戍边秀语。作为军旅书家,你笔下记叙的事物,描述的场景,挥运的气象,营造的氛围,应该是你所处营区的实景、所在部队的实情,是你军旅生涯的写生、时代变迁的写意……

  既然参军入伍,就得热爱部队,如同热爱自己的家;既然置身军旅,就得关注战友,如同关注兄弟姐妹。

  在我数十年的笔墨经历中,曾经书写过相当数量的自作诗文联句,从公开发表和展出的作品看,关于军旅的文字,占着很大的比重。那些文字和笔墨,是我对军队、对军营、对军人的深情与厚意。

  1993年初,我随第二炮兵文工团赴西南某部慰问,每到一处皆有感而书。文工团倾情为兵服务,我撰联赞曰:“舞劲歌欢情漫深山大漠,曲精艺湛笑沸神旅龙宫。”重游20余岁生活工作过的连队驻地,我为后来人留下“茹劈山开路筑巢千般苦,领听雨观云赏草百样情”的勉言。见到一对名叫周东林、洪雨莲的夫妇远离部队机关、忍受孤独寂寞,在深山野岭守护国防阵地的情景,我以“林深鸟愈众,雨聚莲犹洁”的嵌名联相赠,表达钦佩之情和抚慰之意。另一对“夫妻哨”主人刘开武、李大清同样收到了我当场书赠的“清心倚净土,尚武护龙宫”。

  我为某部汽车连撰书“穿梭万壑输云岭豪气,跋涉千峰载巨龙雄风”;为某导弹基地撰书“心存‘三爱’与神龙做伴,背负重托为祖国戍边”;为某部导弹旅撰书“围西南屏障军民手拉手,筑现代长城战友心连心”;为某部发射营撰书“云天飞舞长缨彩练,洞库充盈战士豪情”;为某部教导营撰书“养鸡羊,种果菜,野山有乐土;教本领,育英才,劲旅无弱兵”;为某部变电所撰书“点燃要塞千团火,拨亮龙宫万盏灯”;为某部修配厂撰书“心志高,作风硬,技术精,重发明创造;胆子大,思路宽,步伐快,逐改革洪流”;为某部“红星”造纸厂撰书“从无到有,白纸一张描美景;由小而大,红星万点耀神州”;为某部医院撰书“白衣拂正气,妙手唤春风”;为某野战师撰书“赤胆围屏障,硝烟沐雄师”。

  1994年,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刘洪彪四十岁墨迹展”,军旅题材的作品超过半数,其中36篇日记全部是军营生活的实录。仅看这些日记的题目,也许就能让有过当兵经历的观众遥想当年。如《下连队的艰难旅行》《下连当兵第一天》《国防施工》《紧急集合》《在连队过年》《草房歌》《冲锋枪实弹射击》《告别深山连队》《正式探家第一回》《到湖北接兵》《带兵乘车历险记》……在展览开幕式后的作品讨论会上,引发大家感触最多的就是这些军旅日记。

  我忆及早年连队生活,曾撰书五言古风一首,诗曰:“难忘廿年前,从戎到远滇。居处少车马,驻地绝人烟。俯首千仞壑,抬头一线天。夜岗闻狼啸,日巡见蟒缘。房墙糊报纸,屋顶盖油毡。硬床稻草垫,薄壁树枝编。种菜寻泥土,饮水觅山泉。割草踏荒野,砍柴攀峭岩。赛球地不整,收视像难全。唱歌皆陈曲,观影尽老片。工间弄管道,寝时耕砚田。战友成兄弟,莽林变家园。意合同辛苦,情投共甘甜。修得胆气壮,莫道胃溃穿。”

  1999年,我随第二炮兵“高原万里行”文化服务队开赴西部,所见所闻,皆成文字。我为某导弹基地写下“高原神旅,西域奇兵”;为某导弹旅写下“志大驭龙挥剑,愿高摘月采云”;为某部训练团写下“三山环抱雄风展,一水穿流豪气生”;为某部通信连写下“情洑四海,令布千山”;为被誉为“东方神剑第一哨”的某部警卫营写下“护卫东方神剑堪称首哨,镇守西域高原可谓精兵”;为某部牧场写下“胸襟如旷野,志气若高原”。

  2004年,第二炮兵工程学院兴建校园“砺剑文化”,我应邀为其史馆撰联“当记前贤艰难谱就飞天曲,可期后辈豪迈吟成砺剑诗”;为棋亭撰联“一园翠柳听棋语,千管修竹伴剑声”。

  2006年,第二炮兵组建40周年美术书法摄影展在军事博物馆举行,我特地创作了一巨幅作品,以狂草书写自作七律一首,诗曰:“大漠荒原隐姓名,筑巢开路潜修行。一飞动地惊尘世,百啸冲天慑鬼冥。莫道无形多小象,须知希语总强音。耐得寂寞真不惑,武略文韬制胜军。”(见右图)

  2008年5月29日,我奉命急赴汶川地震重灾区绵竹市,参加第二炮兵抗震救灾部队援建的第一个集体村落——河兴新村的落成仪式。匆匆一日,走过一片片废墟,所见者刺目,所闻者惊心。而在这片废墟上昼夜劳作的战友们,又让我更加懂得了“天地无情,人间有爱”。那天夜里,我躺在救灾部队的绿色帐篷里,在断断续续的余震中,一气写成了《绵竹急旅》《营帐夜宿》《河兴新村》《军品赈灾》《灾民情意》《人间大爱》共六首七言绝句,发表在《火箭兵报》上,并频繁出现在那些日子里我的书法作品中。

  笔墨当随时代,军旅书家当书军旅,这就是我一贯的从艺原则和多年的创作态度。我为自己写下不少的军旅诗书,虽然文辞浅显,但情感真诚,而甚觉欣慰。我觉得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一身戎装,才不会辜负功高绩伟的光荣军旅。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